北京时间7月19日午间消息,据《时代》杂志网站报道,《时代》杂志的自由编辑与太空记者杰弗里·克鲁格在SpaceX的加州总部与公司首席执行官伊隆·马斯克展开了一次深度对话,讨论了马斯克成立SpaceX的原因,对于登月竞争中出现的各种挑战对手的看法,以及他对未来人类太空旅行的预测。

图片 1

以下为对话文字内容:

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凌瑶 记者 虞涵棋

克鲁格:人们对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历史总是感受最深。如果你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,你一定会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有更深的理解。但是,你出生在阿波罗11号登月后的两年。即便如此,太空探索似乎深入你的灵魂。

正值人类登月50周年之际,SpaceX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·马斯克 (Elon
Musk)在接受美国《时代》杂志专访时表示,“如果没有阿波罗11号,我不确定还会不会有SpaceX公司。”

马斯克:我觉得,阿波罗11号的登月或许是人类历史上最具启发性的事件之一,最鼓舞人心,也是历史上不多见的对全人类都有益处的一件事。它为地球人民提供的灵感不可估量。当然,它毫无疑问也激励了我。如果没有阿波罗11号,可能就没有SpaceX。

在这篇7月19日登载于《时代》杂志网站的文章中,马斯克提到,阿波罗11号是人类历史上最鼓舞人心的事件之一,对人类历史具有重大贡献。

我一直期待,我们能够继续前进超越阿波罗11号。比如,我们可以在月球上建立基地,把人类送往火星等等。到2019年,我们或许可以把人类送往木星的卫星。我在想,1969年的大多数肯定不会预期到这些。但是现在是2019年。美国实际上甚至还没有能力将人们送往近地轨道。

他说,“它给人类带来的鼓舞效果是难以置信的,它确实激励了我。如果没有阿波罗11号,我不确定还会不会有SpaceX公司。”

所以,年复一年,我一直期望我们可以超越阿波罗,但我们并没有。这令我对未来感到些许失望。我想,至少于我自己而言,我会想,可能大多数人会觉得未来会更好。如果没有这种信念,人就容易陷入对未来的悲观情绪之中。

马斯克也直言,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希望人类的太空探索能够超越阿波罗11号,比如在月球上建立基地,把人类送往火星,甚至在五十年后将人类送往月球的母星,但结果令人失望。

克鲁格:很多太空爱好者也有相同的失落和失望感。我自己也是,但是我并没有像你一样,为此而成立一家太空公司。所以,是什么让你觉得:“一定要有人去做这件事。我就是那个可以做这件事的人,或者之一”?

马斯克相信SpaceX的龙飞船将在两年内载人登月。不过,在实现让人类成为“多星球物种”的目标前,马斯克不打算来一场个人登月秀。

马斯克:说实话,我并不觉得自己是可以做这件事的人之一。原本,我以为SpaceX成功的可能性不到10%。而且,我的初衷其实是打算做一个叫“火星绿洲”的慈善项目,在火星表面弄一个小小的温室,种子脱水保存在营养凝胶里,着陆后再给种子补充水分。然后,你就可以看到红彤彤的火星表面会有一抹孤独的绿色。我当时的目标很简单,就是想引起公众的兴趣,然后引起国会的注意,这样他们没准会拨更多资金和预算给NASA。我打算把从PayPal赚来的一半资金用来做这个项目,心想着这钱多半是会打了水漂,但我也许可以为NASA增加预算,然后我们就会有机会移民火星。

谈到创立SpaceX的原因,马斯克表示,他最初只是想做一个名为“火星绿洲”的慈善项目,即通过发射火箭在火星表面安置一个小温室。发射前将脱水种子保存在营养凝胶里,着陆后这些凝胶会发生水合并给种子补充水分。想象一下红色星球上的绿色植物,是一副色彩对比多么鲜明的图景。

克鲁格:我想,从零开始创办一家私人太空火箭公司并不容易。你是怎么开始的?

他希望用这种方式引起公众兴趣和国会注意,为NASA的太空项目吸引更多拨款,这样人类或许就有机会移民火星。

马斯克:我跑了好几趟俄罗斯,因为美国的火箭太贵我买不起。俄罗斯有一堆洲际弹道导弹即将停用。因此,2001年和2002年初,我去俄罗斯打算买几枚停用的洲际弹道导弹。我知道,这听上去很不切实际,但是,反正这些导弹都是要被扔掉的,不是吗?但是,这些俄罗斯人一直在跟我抬价。

然而,因为美国火箭过于昂贵,有了这个想法后,马斯克便打算去俄罗斯购买火箭。他在2001年和2002年初跑了好几趟俄罗斯,意在几枚即将停用的洲际弹道导弹,但俄罗斯人一直抬价。他此时意识到,如果NASA没有更好的火箭承包商,即使预算翻倍,美国的火星探索之路也无法走远。

这时候我也意识到,哪怕NASA的预算翻了一番,除非NASA能找到更好的火箭承包商,不然他们还是会裹足不前,因为结果只会是浪费更多火箭,然后很大程度上我们仍旧是在火星上插面国旗留个脚印就完事了,尽管这比根本没登陆火星是强了一点半点,但跟在火星上建立基地、在月球上建立基地,最终在火星上形成了一个自给自足的城市,差远了。所以,我后来想,“不如我自己试着弄一家火箭公司好了。”

他说,“我们最后很可能只会在火星上留下旗帜和脚印。虽然这比根本没登陆火星要强得多,但离在火星上有一个基地,甚至最终在火星上有一个自给自足的城市还差得远。所以我想,好吧,我要试着创立一家火箭公司。”

我自己也没有抱太大希望。事实上,在一开始的时候,我也不接受任何人的投资。不是因为我觉得这家公司会有利可图,而是我实在觉得它希望渺茫。

马斯克认为,人类要想成为能在多个星球生存的“多星球物种”,就需要彻底解决火箭的可重复利用问题。他将可重复利用的火箭视为人类进入太空的圣杯,同时也是迈向太空的第一步。马斯克说,“如果不能彻底、快速地回收利用火箭,我们就不能在月球上建立基地,或者在火星上建立城市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致力于研究SpaceX火箭的可重复使用性。”

关于SpaceX的载人龙飞船(Crew Dragon)项目,马斯克在采访中表示,
NASA和SpaceX正在共同准备,从SpaceX的角度来看大约需要六个月。他说,“但无论目前的时间表是什么样子,都有点像芝诺悖论。在任何给定的时间点,你都已经走了一半的路,但你离终点永远还有一半路。”

马斯克对载人龙飞船的探月之旅很有信心,“听起来很疯狂,但我认为我们可以在两年内登上月球。不过,我会对外说我们需要四年时间。”

“我当然想去月球和火星,我相信那会非常有趣。但当前的首要目标是让人类成为‘多星球物种’,而不是去月球或火星的个人秀。我的哲学基础与道格拉斯·亚当斯的《银河系漫游指南》是一致的。他本质上想表达的是:‘如果答案是宇宙,那问题是什么?’如果我们扩大意识的范围和规模,那么我们就能更好地理解要问的问题。所以,我们应该扩大意识的范围和规模,尝试成为一个‘多星球物种’,确保地球上有可持续的气候。这就是我所信奉的哲学。”马斯克说。

相关文章